萌口组 Kou.moe
  •    导航
BBS
Author
登录
注册
关闭

我们发现您正在使用移动设备进行访问,是否跳转到更适合您的手机版?

确定 取消

花开百合——《花物语》

漆黑的小白 发布于 2015-01-25 + 1689 次浏览 + 2 条评论

3.jpg

        嘛,咱可是特意挑了个绅(hen)士(tai)角度拍的,不过似乎没能体现出“荡漾”居高临下的傲就是了。

        摆出“荡漾”来其实不过是个噱头,毕竟在《花物语》而不是《化物语》中,“荡漾”的身影仅在神原骏河的回忆中荡漾过一次,其余的就只剩下后辈口中的“战场原学姐”了。


        《花物语》,作为《物语系列 2nd season》的一部分,与《猫物语(白)》、《倾物语》、《囮物语》、《鬼物语》和《恋物语》一样,比起《物语系列》的第一部分来说,更像是阿良良木历身边六位少女的自白故事。《物语系列》没有过分强调主配之分,真正的主角只有阿良良木历一人,而他作为主角的目的仅在于推动故事发展,而非发起故事,换句话说,历一直在做的是解决问题,而非引发事件。《物语系列》在我看来更像是一部纪传体性质的小说,几乎所有的剧情交织都是通过历进行的,其余每一部中的故事几乎都可以独立进行。在第一部分中,历起了旁白的作用,通过第一视角的背景叙述以及尽职的扮演吐槽役角色来交待世界观以及各位女配角们,无论是战场原黑仪、羽川翼、八九寺真宵、神原骏河、千石抚子或是忍野忍,我们看到的也只是拥有第一视角的历看到的少女们的姿态,而人物形象仅由被动叙述来呈现显然是不够的,于是《物语系列 2nd season》的作用便在于此。西尾需要将主视角交还到各位真正的事件引发者身上,通过她们的讲述来进一步还原一个个事件的原貌以及她们真实的自己。《物语系列》的第二部分在时间轴上是第一部分的延续,除去“荡漾”的“重蟹”外,“障猫”、“迷牛”、“咒蛇”以及这部《花物语》中神原的左臂——“雨魔”皆是在第二部分中被消去,可以说《物语系列》的第一、二部分更像是“自问自答”的感觉。然而《花物语》比起前五部而言,其更加独立,因而在TV发送时被纳入的是《物语系列 2nd season+α》,理解为外传也无不可。《花物语》正是如此般地独自讲述着神原骏河的故事。

        卧烟骏河......果然还是神原骏河听起来更舒服些,好在贝木对于卧烟这个姓氏的眷恋仅仅驻留在骏河的母亲一人身上。在TV动画中,“卧烟”这个姓氏最初的出现来自于“卧烟伊豆湖”这个人,而在剧情不断的深入以及《物语系列》小说后续章节不断更新的过程中,“卧烟”这个姓氏的存在感愈发强烈。在已知范畴内,与“卧烟”家族有关的一共三个女人,分别是卧烟伊豆湖、卧烟远江,以及本作的女主神原骏河,卧烟远江是骏河的母亲,而卧烟伊豆湖则是卧烟远江的妹妹。“卧烟”家族在小说行文以及动画中都少有被提及,但却可能是整部《物语系列》中十分关键的人物。先是卧烟远江,《花物语》中,贝木在与骏河吃烤肉时承认了对卧烟远江有好感,并回忆说在卧烟远江在意外车祸去世不久前曾托付自己说“如果我出了什么事,你就替我关照一下女儿吧”,从物语系列的世界观来看,这绝对不是一次偶然自立死亡flag的巧合,更像是某种预知。并且卧烟将“恶魔头颅”寄托在贝木那里,直到多年后即《花物语》中神原骏河通过贝木寄来的“恶魔头颅”解决了沼地蜡花事件并顺带解决了自身左手“雨魔”的怪异,而骏河的“恶魔之手”在骏河的回忆中也是儿时从母亲那里接受的。话说回来,一切都像是早在卧烟远江的预料之中,过于偶然的便是必然。然后是卧烟伊豆湖,相比于卧烟远江,妹妹在动画中的出场次数更多,“这个世界上,我无所不知”这句自我介绍或许稍有存疑,但暂时看来名副其实。《鬼物语》中告之历等人关于“暗”的情报、《囮物语》中千石抚子吞下的咒符以及从影缝等人口中得知的关于她的事,都无不透露着卧烟伊豆湖这个女人绝对不简单。至于卧烟伊豆湖是不是最终boss个人认为不太可能,感觉上伊豆湖仍是“善”,与“暗”对立,或者说为了平衡小镇怪异的不均而这些事皆为必要。总之“卧烟”这个姓氏很有背景,百度也有很多猜测。

        回过头来我们再看《花物语》本身的故事。“花物语”之所以为“花”,在动画中其实并没有明确的解释,但结尾篇中我们可以猜想,“花”其实指的便是少女的心花之成长,所以标题为“百合花开”。这里的“百合”两个含义,第一自然是百合的花语,纯洁、完满、幸福,而其次便是作为一名百合控所献上的深深的祝福,百科中关于骏河也有“兼备百合、腐女、受虐癖、暴露狂、色情的变态”这样的描述,虽然感觉上有点不满,不过......也是事实嘛。结尾,骏河在从沼地蜡花身上撤开后在心中还自叹道,“这家伙原来也是这么可爱的一个女孩子啊,早知道刚才吻上一个就好了”。

        [异域字幕组][花物语][Hanamonogatari][全][1280x720][简体]_201512516918.JPG

        神原骏河与沼地蜡花在初中便是相识,沼地是纯粹的天才,骏河是努力的精英,情投意合(?)是自然而然的事情,而结尾处也透过沼地和骏河的口中说出了彼此原来都是羡慕着对方这样意味的话。沼地蜡花在初中时代肆意挥霍着自己的天赋,然后就如她自己所说的那般,天妒英才吧。“疲劳性骨折”,从字面上便能理解是过度运动以及超负荷训练所造成的骨骼损伤。“人生就此完结了”这样的念头就这样徘徊在沼地蜡花的心中,于是退了学、搬了家,然后沼地蜡花割腕自杀了。或许事情原本就这样悲剧性的完结了,啊,不对,其实现在看来也依旧是个感人的悲剧故事,只是她完成了夙愿而已。故事本该就此结束,但心存遗憾的沼地没有升天,而是成为了如八九寺一般的存在,同样忘记了自己已经死去的这个事实。不过就算是这个事实,骏河也是在后来从历的妹妹火怜口中意识到的。明明已经不会再相见的早在三年前就自杀了的沼地蜡花如今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并且那绝对不是梦,也不是自己的妄想,那么,大概就只能是如此吧。

        沼地蜡花的出场无论是场景色调还是配乐,都像极了骏河一直四处打听着的“恶魔大人”,但这大概是最为善良的“恶魔大人”了。“恶魔大人”通过倾听与接受他人的咨询,来帮助解决问题,传言是这样描述的。尽管沼地一直在强调自己并没有做任何事,仅仅只是倾听,来进行咨询的人也只是想要找个途径发泄,而对于自己而言,“太好了,和我一样不幸的人呢”,如此这般能够寻求自我安慰,全都是为了这个理由。但就如骏河所言“你所做的事并不值得表扬,但是也不像是会让人陷入不幸的行为,光看表面的话,反而近似于助人为乐”。其实沼地所做的与骏河所说的是同一件事,但之所以在沼地与骏河眼中的看法不同也并非只是简单的事物的两面性,而更多的来自于沼地与骏河二人的人生观。

        无论是《花物语》的开篇还是结尾,在回忆中,骏河的母亲,也就是卧烟远江都对骏河说了一句话,“成为不了药就成为毒,不然你只是普通的水”。而通过一整部《花物语》了解了骏河与沼地后,这两人的最大相似之处其实便是失意。无论在《物语系列》的任何一篇中,骏河都如此憧憬着战场原,想成为药来拯救她,在《化物语》中便可见一斑,而她救不了战场原,所以她对于历的敬重并非出自于对历本身,而是因为历救了战场原;相反,沼地蜡花拥有着无可比拟的天赋,甚至可以以一敌五,天才都是会被嫉妒的、憎恶的,她想成为毒,然而就算她死后也是如此,明明希望收集他人的不幸,却最终帮助了、治愈了他人,这当中也有骏河。在最后沼地蜡花升天之前的片段里,我们也能知道,沼地羡慕着骏河,羡慕她可以和队友打团队篮球,羡慕有人会传球给她,而骏河也羡慕着沼地,羡慕她出色的天赋,羡慕她可以以一敌五,说到底,她们都是彼此羡慕的对象,而这内心的相似性才是她们建立起羁绊的关键所在。

        《花物语》的故事其实并不复杂,而之所以作为一部番外性质的作品也是基于这个原因。除了中间贝木告知骏河自己曾被卧烟远江托付照顾她这件事,以及被阿良良木历送回家的途中在车里接受历的鼓励这件事之外,《花物语》完完整整的就是神原骏河与沼地蜡花两人之间的故事。而微百合向的故事氛围以及终篇所带来的治愈感都是本篇的特色。在《化物语》中,神原骏河是一个中性一般的存在,而憧憬战场原这个设定更加深化了这种印象,但透过《花物语》,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更像少女的骏河,无论是被贝木拎起来时候的强忍不甘的泪花,还是在庭院里和历谈心时的惬意懒散,神原骏河的形象更加的饱满生动这是毋庸置疑的,而就像我在开篇时提过的那样,西尾维新需要类似《花物语》这样的篇幅来丰满人物,因为《物语系列》是特别的,《物语系列》中没有任何一个路人角色,虽然确有主次之分,但这样人人都有故事的设定便需要掌握好笔墨去细绘每一个人物,否则人物薄弱便撑不起故事,而故事分散便构不成物语。

        [异域字幕组][花物语][Hanamonogatari][全][1280x720][简体]_201512521276.JPG

[异域字幕组][花物语][Hanamonogatari][全][1280x720][简体]_2015125212442.JPG

        以上的两张图大概是《花物语》中骏河形象最有别于之前的了,尽管这么说来可能略显老套,不过......“少女,你谁啊?!”

        最后,事件完满的解决了,沼地蜡花在初中时代便与神原骏河相识,而那时的她们更像是宿敌。但就是如此的关系,两人却从未在正式比赛中遇见过,而这对于左腿骨折的沼地而言,是此生无法再实现的遗憾,对于死后无法升天的沼地而言,是心有不甘想要实现的夙愿。然后阳光洒满赛场,沼地终于明白了自己错失的与向往的,在骏河想要对沼地道出心底之言时,沼地却已经心安的升天了,或许她已经知道了骏河想要对自己说的话。而在这场比试之前,骏河认为的沼地忘记了自己已经死去这件事在我看来其实也并非如此,骏河没有道破沼地已死的事实,而沼地也并非忘记了自杀的过去,而沼地一直没有升天的原因,从表来看是没有与骏河正式比赛过,而从里来看,则是《花物语》中几处提到的一句话,“也有只靠逃解决不了的问题”。

        无论是沼地蜡花的心中,还是神原骏河的心中,都有想要逃避的事情,然后逃避就无法成长,花朵含苞待放就无法吐露出花蕊与芬芳,而当敢于正视过去与内心,了解心之所愿,是否能够实现已然不是那么重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想成为什么样、了解自己是什么样的人,这些便是最好的回报,让心中的花盛开,然后活出属于自己的青春。

本文由[漆黑的小白]发布于@萌口组,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注明本文出处及作者声明。
原文地址:http://www.kou.moe/?post=430
版权优先级:被转载方>本文作者重申>=萌口组默认

感谢阁下阅读了

目前有 2 篇评论文-萌口组认为评论与文章同样重要!

  • 拍的不错!少了一只脚有点强迫症!物语系列我一直看的不是很入迷,所以也就不过多评价了!

    # 勇敢
    2015-01-27 22:25 [回复]
  •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 简评《五岁庵》

    • 简评《珍贵日子的梦想》

    • 简评《PERSONA-trinity soul》

    • 简评《听爸爸的话》

    • 简评《冰雪奇缘》

    • 《某科学的超电磁炮》二周目

    • 简评《魔法少女伊莉雅》

    • 简评《起风了》

    • 简评《第11个前锋》

    • 简评《Black Rock Shooter》

    • 简评《轻音少女》第一季

    • 简评《.hack//Roots》

  • 资金来源:萌口财阀
  • 组织内部淘宝店:东京夜市儿
  • 淘宝 官网
  • 旗下社团:株式绘社.
  • 我们为以下社团&机构提供支持:
    Fategarden
  • 二次创作共享协议 (RCC协议)
  • *加入支持计划(阅读详情)
  • 萌え口組sitemap    43.44ms 网站地图
  • 文章:
  • 吐槽:
  • 已运行:1007
  • 主站地图
  • Copyright 2014 - 2015 萌口组.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