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沙耶之歌》感想

u=1936780695,3235140968&fm=23&gp=0.jpg

 

前不久花了三天的时间通关了《沙耶之歌》,怎么说呢,首先还是说一句大家都说滥了的话??《沙耶之歌》是一部很不错的作品。

关于感想呢,看了吧里的很多帖子,我的感想和大家的感想大同小异,当然吧里的帖子也让我更进一步地认识了作品,关于那种大家说的比较多的东西我就不重复了,我现在打算只说三点我自己对这部作品的看法。

第一点是很多人提到的一个《沙耶之歌》的漏洞,就是郁纪在知觉坏掉以后,看这个世界都污秽了,但是看自己却是正常的。这一点的确是有点奇怪的,如果郁纪的知觉坏掉了,那么他看到自己的身体应该也是污秽的,但是他没有;如果反过来推他自己的身体本身是污秽的(所以看到的是正常的)这显然是不能成立的,因为他跟别人的日常接触是正常的,而且在其他正常人的角度看郁纪时,郁纪不是污秽的。综上,郁纪的身体是正常的,但是郁纪在知觉坏掉以后还是看到了正常的自己。

首先,当然你可以把这个看做是作品的一个漏洞;但是我是这么想的,这点是用来反映人对于自身的认识的一种朦胧性:人总是认为自己是正常的(即使是神经病,他认为不正常的是这个世界),人看待自己的眼光多多少少不能做到客观,往往容易被自己的诱导性假设欺骗,而对于自身的认识总是偏向于美好等等。

第二点,关于我对这个世界的污秽的认识。

郁纪在知觉坏掉之后,发现这个世界污秽了,而只有沙耶是正常(美好)的。本来美好与丑恶就是相对的,如果把郁纪眼里的世界看做是美好的世界,那么我们这个正常的世界就是丑恶的了,只是我们自以为正常而已,或许在沙耶的眼里是相反的世界呢?郁纪之前一直活在我们这个正常的世界里,所以才会觉得他在知觉坏掉后看到的世界是污秽的,这种视角跟玩家的视角是一样的(因为我们也是正常的,姑且这么认为),但是假如郁纪天生就是生活在那污秽的世界里,那么他就会以为那才是正常的世界,而我们常人眼里的世界是“污秽”的世界了。其实说了这么多废话,我无非想表达一个观点,美丑是相对的,而且作品也是在暗示我们这个世界在某些方面是污秽的。

如同孢子花开结局中一样,虽然在我们看来这个世界是被感染了(污秽画面),可是对于郁纪,对于已经被感染改造的人们,这个世界还是正常的,我们可以看到结尾在凉子在被感染的情况下看到的仍然是一个“美丽”的世界(山峦画面)。

我作为一个玩家,作为一个属于“我们这个正常世界”的一个人,我自然是支持我们这个世界,所以在玩这个游戏的过程中,当我意识到沙耶是个异类的存在的时候,我心生杀念,我一心想杀死沙耶,虽然她可爱或许甚至是无辜的,但是我忍不住有这样的想法,就如同我看到小强什么的我就想把它踩死一样(……,我没病…,没有要把沙耶比作小强的意思,只是想表达这种“排除异类”的思想),当时我就想,假如游戏的选项可以决定沙耶的死亡,那么我肯定会选择让沙耶死的那个选项,果然还是有这样的结局的,虽然最后的结局是大家都死了(全灭结局)。

当然,对于沙耶,其实我还是相反的想法,郁纪既然能看到可爱的沙耶形象,不管实际中的沙耶的形象如何污秽,但至少说明少女形象的沙耶意识是存在于沙耶的身体中的,不管我想怎么否定沙耶,沙耶始终是具有可爱少女属性的,这点我不能否认掉。

第三点,也是一个漏洞(求解答),沙耶的第一个结局(郁纪选择回到正常的结局),为了确认这个漏洞我又把这个结局重新通关了一遍,好吧,来说一下这个漏洞。

郁纪恢复正常以后,在病房门口感受到了沙耶的来临,此时的沙耶肯定是污秽形态的,我们可以自然想到。那么她要如何隐藏自身的形态而又成功地传递信息呢?她很聪明,想到了用手机打字,但是问题是她如何把手机传给郁纪的我就搞不懂了:你想啊,如果她是用触手直接递进来的话,那么郁纪肯定会发现触手的,至少至少肯定会发现手机上有黏液的!但是游戏剧情文字中对于这段描写省略了,只是简单地说沙耶把手机递进来了,然后郁纪拿到了,回复,如此反复,并无异样!我在猜想是不是郁纪看到了沙耶的触手而无动于衷啊啊啊啊!!但是文字中这点也没交代,只是说“理解了沙耶少女似的害羞的心情”一类。或者是借助其他工具把手机传递进来的?!但是文字也没有交代啊!

既然什么都没交代,那最直接的理解就是沙耶是用触手递进来的……

嘛,以上就是些杂七杂八的感受了,谨此纪念通关《沙耶之歌》。

打赏
  喜欢